精灵宝可梦Let’s Go 不靠谱玩后感

发布于 2018-11-17  257 次阅读


20年前,为了纪念电影《超梦的逆袭》上映,Game Freak推出了第一世代最后一款游戏——精灵宝可梦·皮卡丘。它的游戏系统和游戏机制和四色版中的另外三色基本一致,不过初始宝可梦只能选皮卡丘。这一作最大的亮点就是皮卡丘可以和玩家互动,玩家通过与皮卡丘互动可以增加皮卡丘的好感(这个大概就是亲密度系统的雏形吧)。小时候玩这款游戏时,这些当时很新颖的设定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,让我不由得认为这是一部名副其实的神作。

20年后,2018年11月16日,宝可梦系列的最新作——精灵宝可梦·Let's Go终于上架了eShop。不过由于我还是喜欢入实体卡带,所以没有第一时间下载游戏开玩。不巧的是16号全天满课,第二天白天又有考试,于是决定17号晚上去游戏店买卡。

17号考完试,把书包往宿舍一丢,我就立马带上我的switch直奔游戏店。这天游戏店特别热闹。平常店里没几个人,这天居然坐了七八个人,看样子在等什么。一问,都是在等精灵球的。突然想起Let's Go这作还有个配套的精灵球形的手柄外设。行了别说了,顺便入一个就是了。于是我也加入了等球大军,坐在店里一边和其他人联机玩Splatoon一边等着精灵球到货。结果这一等等了两个多小时。当我回到宿舍之后,天已经全黑了。

我这次买的是伊布版,因为比起皮卡丘我觉得伊布更可爱(引战确认)。卡带一插,精灵球设置好,游戏开始。一开始的流程和20年前的皮卡丘版一样,不过在第一次踏入草丛中时,迎面而来的是伊布。心动的感觉~

之后一段的剧情依旧似曾相识,这里就不再多说了(目前进度枯叶市道馆)。看着熟悉的场景与剧情,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好多年前那个小伙伴们聚在一起玩Gameboy的暑假。一晃那么多年过去了,当年的那个小朋友现在也老了。

说了那么多,也该开始对这一作的吐槽了。这一作的画面相对之前的日月/究极日月来说提升了好几个档次,对Game Freak来说已经做得很棒了。不过Let's Go的游戏机制改了好多,最注目的改动就是取消了野生宝可梦战斗,也就是说当玩家穿过草丛、洞穴等地方的时候,不会突然进战。野生的宝可梦现在全部改为在地图上显示的“明雷”,想要捕获的话走近它们就行。走近了之后要做什么?当然是丢精灵球啦。丢精灵球还是有点难度的(相信玩过Pokemon Go的玩家都体验过丢球),我在买游戏之前看直播一直笑主播老是抓不住野生宝可梦,没想到自己抓的时候也失误了不知道多少回。关于联机对战与交换,目前来说貌似只能和认识的人进行联机(这怎么办,我周围除了我没人玩宝可梦)。真希望这种不快乐的联机系统能在之后的更新中改善一下。

由于游戏一周目还没结束,这回的玩后感就到此为止了。最后再来说说一位让我印象深刻的NPC。

这是一位在大木博士的研究所门口晒太阳的胖叔。20年前他还是个胖哥,如果和他对话,他会说:“科学的力量好厉害,现在我们可以通过连接电脑来传送数据了。”时光飞逝,20年后,当年的胖哥已经成了胖叔。与他对话,他依旧在感叹着科学:“科学的力量好厉害,现在我们可以通过连接智能手机和游戏机来传送数据了。”

不禁也和他一起感叹着科学了。当年手里小小的Gameboy已经变成了大屏的Switch。再过20年,不知道还有没有“游戏机”这种设备呢?那时候人们将会用什么来玩游戏呢?显然这是我无法预测的,那么还是一边和胖叔感叹科学一边见证着科学的进步吧。20年后回首过去,又将是一种新的体会。